支付宝彩票不能买了吗
最新公告
最新动态

最新动态

2018中考教师下水作文:别样的人,别样的情

2018-06-22 14:07:26 校办 点击数:

别样的父子情 

宜昌金东方初中  吴海宁

 

窗台上养着一株盆栽栀子,这几日,正开得热烈。

乳白丰腴的花瓣如雪魄冰花,轮生重叠的花簇如女儿念念心爱的百褶裙。晨起开窗,点缀在绿叶丛中的栀子便把积聚了一夜的涵香浓语,暗暗地送到我的鼻尖,触摸着我的耳际,与我低喃。

在那素简凝香的花蕊里,藏匿着一股老家桔树下泥土的清香。混着泥土味的栀子花,格外地香,这愈发让我想到远在农村老家的爸爸,以感谢他的给予。盆里的培土,是他刻意从乡下送来的。

记得某日,我与妻女下班回家,路上碰到一位卖花女。念念见一株栀子叶绿枝茂,非要买。付钱时,卖花老板说,要移种在一个大些的花盆里,包着花根的土是营养土,少了些,须加些土,以黄泥土为好。在这个钢筋水泥筑就的城市里,到哪里去寻黄泥土呢?当晚,与远在秭归乡下老家的爸爸电话时,我顺带说到了念念买栀子的事。不想,第二天,他便千里迢迢地从乡下赶来了,带来了老家大柑桔园里最肥的黄土。

至今还记得,当晚头发花白、满脸沧桑的老父与他的孙女一起在阳台上种花的情景。念念爷爷把家里的一个旧花钵里的旧物全部倒掉,而后在卫生间洗了又洗钵体。念念则蹲在一旁,边看着爷爷劳作,边向爷爷问话。“爷爷,这黄泥土怎么与您的手是一个颜色呀?”爸爸边捣鼓黄土成碎末状,边告诉念念:“爷爷是农民,天天在地里工作,手的颜色就与泥土一样了哟。”爸爸教念念,用小手捧着细土,在栀子花种土周围洒掩。不一会儿,念念的手也变黄了,她高兴地说:“爷爷,我的手也变黄了哟!”看着念念手被黄土沾满,爷孙俩兴致勃勃地交流的样子,我的思绪飘飞到了二十五年前……

那是盛夏之后的八月底,我乘船去宜昌城读大学的前夜。

爸爸从大柑桔园里,包了一包黄土回家。妈妈用筛子将黄土里的碎细石筛出来后,爸爸从碗柜里拿了一个小碗,将黄土置于碗中,加入了点山水和匀。边和,爸爸还对说我:“庆娃子,你是我们村里的第二个大学生,你给我长脸了。爸妈拼着命,也要供你和妹们多读点书,就是想让你们过得比我们要好。现在,你考大学了,好。在大学里要抓紧时间,多学点东西,不要打花渣。”我边听边点头,边看爸爸将泥浆揉成小泥丸。妈妈一边帮我收拾衣服,一边告诉我说:“你爸给你做的小泥丸子,我明天会放到你的箱子里。你到学校里后,用宜昌的水泡个十分钟,再将水喝下去。那样就不会水土不服了。”记得,好像爸爸一共帮我做了7个,要我一周之内,每天泡一个喝水。果然,在大学读书期间,我没有出现水土不服的病状。毕业后,虽然辗转了几地工作,但最终,我是在爸爸的参谋下,将家也安在了宜昌。

前几天,我给爸爸打电话说,小宝路路的大脚趾头有点破皮,担心是不是被细菌感染了,或是被我传了脚气。正在柑桔园里劳作的爸爸,在电话那头说:“不要紧的。你别担心。趁放假了,你把路路带到老家来。我带他到田里走走,脚就好了。农民的孙娃,要沾点黄土气。”这事就依他了,就像二十五年前,我听他的话,将七颗泥丸水喝光一样。

记得爸爸将栀子树种好后,我们本想留他在宜昌呆几天,但他掂记着一块柑桔田里的肥还没有圩结束,村里某家的儿子要结婚了得回去赶情……第二天,他就乘车回乡下去了。

窗台边的栀子花开得正艳,混着老家柑桔园黄土味的栀子花香,已让我们家香了好久。

有人说,一朵花有一朵花的花语。在网上一查,栀子花的花语是:永恒的爱,一生的守候和喜悦。这正合爸爸的行径。对我,爸爸从来不讲什么大道理,他用的是一颗农民对土地的赤子之心,以农民对黄土般的挚爱,永恒地守候在儿子的身边,让我及家人生活在幸福与喜悦中。

不知道,我是不是读懂了我与他之间的父子情。在混着老家柑桔园黄土味的栀子花香里,我给我的两个孩子讲述着他们的爷爷,我的爸爸教我如何做人的故事……

 

别样的师生情

宜昌金东方初中   李爱群

 

“刘老师昨天走了!”一位同学来电告诉我。

那一刻,我惊讶地发现:眼角竟然有了一些湿润。噢,老刘,你终于去了。

一头白发,一身灰衣,一口黄牙,一副只有半边镜片的老花镜,这就是老刘。我初中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。令我失望的不仅是对他的第一印象。在他的课堂上,我聪明地捕捉到:这个五十开外的老头是个水货。看,他的字写得还不如我。不会普通话,上课还时时出错。但每每出错被台下的我们纠正时,他略一沉思,忽然转过身:“这是我故意的,我就是要看哪些同学在听讲。”

老刘任命我为班长,我还极不情愿呢。第一次进他的寝室,我多了个心眼。“江湖”上流传,老刘只有一套土布衣服,而且从不换洗。果然,屋里除却一张旧床,一张桌子,别无他物。老刘微笑着,额上的纹路如同树皮。他要我以后做他的“探子”——班里哪个捣蛋,就悄悄告诉他。呸!

和老刘彻底闹翻是因为他的表扬。他直直地站在讲台上,说张三李四王五将来一定会有出息。表扬一个就伸出一个手指计数。当掰到小指头的时候,他便长叹一声,然后目光炯炯地望着我。再叹一口气,道:“我们的班长嘛,还差那么一点儿”,说完便把小指手按下去……

那个周末回家,母亲兴高采烈地告诉我:“刘老师来我们家了呢。说你有前途啊。你爸送他一块腊肉……”呸呸!尽管爸爸向我讲起老刘的悲伤身世,可我依旧从心底念叨:老刘,我鄙视你。

从此,我暗地骂他“死老刘”。从此,我开始与他对着干。到了初三,我的数学成绩跌落厉害,这个班长也名存实亡了。老刘见了我,只是叹气,眼神也日益暗淡。我还给他编了顺口溜到处散布:穷老九死老刘,一套衣服穿到臭。水平不高还吹牛,骗吃骗喝真是丑……当填报志愿时,同学们都不愿当老师。我则毫不犹豫地报了师范。初衷之一就是将来回家乡当校长,我要整跨老刘。

然而,我却再也没有见过老刘。听说他退休后就回他的老家开荒种地去了。我也只是偶尔在同学聚会时,愤愤地提起他。记得有一年,母亲来电说。刘老师专程来我们家了呢。他是听说你出了书,他要看一看呢。那一刻,我的心微微一颤。但到底没有给他寄书过去。只到年末,我忽然收到一张新年贺卡。邮戳是一个乡镇邮局。我哪想到?这竟是老刘寄来的。歪歪倒倒的两行字:“闻你现在过得好,为你高兴。祝你新年快乐,事业兴旺!”

老刘啊,老刘。待到来年清明,我去你的坟头,跟你唠唠咱们的这段别样故事吧。

 

 

 

别样的师生情

宜昌金东方初中  李发玉

 

到了金东方,我就成了教师中的一另类-----完全忘了师道尊严。

2006年近40岁的我一下子年轻了20岁,变成了孩子们的“发哥”(原因是学生郑好的作文《活力四射的“发哥”》被余蕾老师评为全校作文比赛的一等奖)。

想起十多年来的金东方校园生活,我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,内心涌动着无比的自豪与甜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漂 亮 的 勾 手

每周我会参加孩子们的一节体育课,由于我的参与,孩子们似乎特别兴奋,也让体育课成为孩子们难忘的校园回忆。

操场上,人群中那耀眼的红色就是我。

我穿着红色的运动服),弯着腰,篮球在我的手下前后左右不停地拍着,两眼溜溜地转动,寻找“突围”的机会。

突然我加快了步伐,一会左拐,一会右拐,冲过了两层(思泽、金萌)防线,

快点拦住发哥!(诗杰大声喊)

来到篮下,我一个虎跳,并不转身,篮球在空中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后,“唰'的一声,篮球不偏不倚地落在筐内。

啊!!!(我身旁几个“彪形大汉”措手不及,怎么也没想到我会勾手上篮。惊愕中……)

“太神奇了!”“天勾啊!”“太帅了”(旁边围观者喝彩声一片)

其实,最神奇的是三分线外的勾手(就像武林中人膜拜降龙十八掌一样,金东方的孩子有许多就称我为“天勾发哥”)。

大多数时候我一边抢球、一边又运球,做了许多有趣的假动作,------忽左忽右,忽而传球、忽而投篮,有时故意抱住宸浩,制造了许多“笑”果。

就这样,我和孩子们一样精神百倍,自豪地把炙热的太阳和酸臭的汗水都遗忘在脑后。

一旦我方进球,我们这些球迷们就兄弟般的击掌、拥抱,额手称庆。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

几年前我评讲作文《我真的好想-----》,这一幕还历历在目。

发哥(自豪的):我们班的同学思维很活跃,表现很积极啊,书法杨先彬老师、音乐牟晶晶老师都选择我们班上公开课,老师都很青睐我们班啊!

发哥(笑容可掬):说真的,每一次上课我都当成与大家生命美丽邂逅呢!

赫:(很帅的小胖哥)老师好文艺啊(边说边鼓掌)

发哥:(抱拳,降低声调)过奖过奖!

发哥:(颇有点孩子气)大家要与我积极互动啊,不互动也是对我一种伤害啊。

学生:(很费解的)一脸茫然。

发哥:如果不互动,我的脑子就要生锈了……如果生锈了,我就不能很好的思考了,如果不思考,我就要下岗了。果真如此,我啊……可就没饭吃啰!

同学们(异口同声,惊奇地):是吗?是吗?那我们一定积极互动,不让发哥下岗。

芸(一位个高、嗓子特亮的女生,老实说,她是班级最后一名):老师,老师,你要是下岗了,我们就每人养你一年呗。

发哥:(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):真的啊?大家都愿意养我吗?

同学们(放开了嗓子齐声喊):当然愿意啦!

发哥:(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,嘴角咧到了耳后根):哈哈!我真幸福啊 ,那我的学生至少是上千人啊……我真得好想好想再活五百年啊!

一种甜蜜的芬芳氤氲在我的心头,那首“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”在我心中蔓延,我实在忍不住,竟然唱出声来。

唱着唱着,唱出了孩子们的掌声,我唱出了父亲般的自豪,唱出了自己的眼泪。

此时,孩子们正端坐在考场,我在办公室遐想,遥想未来,节假日来自四面八方的问候,款款情深,句句暖人,那时我虽然已经眼睛发花,但面带微笑,欣赏着满园春色,眼里有泪珠在溢,心中有暖流在涌。

在金东方,我的内心总是涌动着这腔豪情,这腔豪情一直在奔涌。

这种豪情让我恍惚:自己与孩子们之间到底是师生,是兄弟,还是父子?

  

友情链接:三峡宜昌网中国宜昌网

© 宜昌金东方教育集团版权所有2013-2020 鄂ICP备05010659号-1
师风师德举报邮箱:dc@jdfschool.com
Email:office@jdfschool.com 电话:0717-6919738   后台管理   办公OA